篮协为何不愿放手CBA? 它未来5年值60亿

图片默许标题

图片默许标题

  昨天,全国男子篮球联赛(NBL)商务经营签约典礼在北京举行。智美体育集团从中国篮协取得2016至2019共4个赛季的NBL联赛独家商务经营权。

  而就在一天前,中国篮协刚刚谢绝了由姚明担任董事长的中职联篮球俱乐部(北京)股分
有限公司(简称“中职联”)的诉求,中职联的诉求之一即“中职联整体插手CBA公司,CBA公司授与中职联CBA联赛商务权”。

  一样都是自己旗下的职业联赛,为何篮协一边完全放权,一边却紧抓不放?

  NBL是“管办离散”试点

  在昨天的签约典礼上,CBA联赛办公室主任张雄代表篮协表示,此次签约,意味着当前在体育被提升为国家战略的大政策背景下,NBL走出了“管办离散”的第一步。此次将NBL联赛独家商务经营权交给智美体育,篮协正是看中了对方不吝投入重资打造NBL,用路跑产业的成功经验发展篮球产业,并将为NBL在将来新形势下的市场化运行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  据了解,NBL成立于1996年,是由职业篮球俱乐部组成的全国性篮球联赛,也是隶属于中国篮协的三大联赛之一(另外两个是CBA和WCBA)。去年,中国篮协落实“管办离散”政策,受权同意由9家俱乐部自力出资,成立北京恩彼欧体育管理有限公司来经营NBL联赛。中国篮协也将办赛本能机能完全移交给该公司,且篮协不在公司占有股分
,只行使监禁权。NBL联赛就此成为篮协“管办离散”的试点。

  上赛季,NBL共有9家俱乐部参赛。2016赛季又新增注册4家,共13家俱乐部参赛。预计将来4年参赛俱乐部将增至18家。

  篮协为何不放CBA经营权?

  相比于看待NBL开放而痛快的放权姿态,篮协看待CBA可就没那么大方了。

  由姚明牵头成立的中职联,本月已经两次与篮协就CBA经营权一事进行磋商,都不取得任何后果。中职联希翼作为对将来即将成立的CBA公司(该公司由篮协牵头,篮协占股30%;各CBA俱乐部参股,各俱乐部均占股3.5%)的一种无益“弥补”,但篮协方面不答应。篮协既差别意由姚明牵头、18家CBA俱乐部参与组建的中职联整体插手CBA公司,也差别意中职联获得
CBA的经营权。

  在中职联与篮协谈判的背地,切实是双方“谁占大头”的博弈。按照目前国家体育总局批准的CBA联赛“管办离散”计划,篮协和参赛俱乐部均以自力身份插手CBA公司,占30%股分
的篮协自然为CBA公司第一大股东。而如果中职联整体插手CBA公司,具有
18家俱乐部(每家俱乐部占股3.5%)的中职联,作为单一股东则将占63%的股分
,自然成为第一大股东。这明显
是动了篮协的“蛋糕”。

  据权威机构统计,近几年不断裁军的CBA联赛,每赛季约发生8亿元人民币的经济收益。目前具有
CBA经营权的盈方体育传媒(中国)有限公司,与篮协的合作将于来岁5月到期。有业内人士分析,届时CBA联赛将被估值为一个5年50亿元到60亿元的大“蛋糕”。

  在这类大好“钱”景下,篮协明显
不能像看待少人问津、市场前景不明的NBL联赛那样做甩手掌柜——谁愿意别人来分一杯羹呢?若是再进一步用大白话阐明

顺叙一下,那就是:CBA是“钱树子”,而NBL“钱景”有限。

  “管办离散”后果需检讨

  从目前形势看,CBA想要效仿NBL让篮协完全完成“管办离散”的可能性微不足道

  对于“管办离散”是否更有利于职业联赛发展,本次取得NBL独家商务经营权的智美体育高级副总裁宋鸿飞直言不讳地说:“NBL是篮协‘管办离散’的一次试点,也是我比拟看好的一种经营监禁模式。在此前与篮协的沟通中,经营方的看法已得到了尊重。但‘管办离散’的后果还需求时间检讨。”

  对于近期中职联与篮协的谈判,宋鸿飞也有自己的看法。“不管
NBL还是CBA,在联赛运行、贸易拓展和品牌传播中,俱乐部的老板需求有话语权,也就是‘谁说了算’,这一点很重要。”他认为,中职联希翼取得CBA经营权也是在主张取得这类话语权,无非由一家俱乐部的老总作为中职联的董事长,势必会影响公司将来很多决策的落实。“因为每家俱乐部的实力和诉求不太一致,最客观有效的解决方式,就是寻觅第三方的经营团队。经营团队有资源、有实力,且不代表任何俱乐部的利益,更容易制定规则。”